[全职][喻黄]发烧

喻文州如常进入训练室,一边和经过的或聊天或刷网页的训练营成员打招呼,一边朝自己的位子走去。因为惦记着昨天临睡前想出的一套走位连招,等待开机时他就看着屏幕的进度条出神。等到启动了一系列程序,做了一套简单的手操,准备正式投入训练了,他突然觉得,似乎比平时少了点儿什么。

是黄少天,今天没和他打招呼。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看向了旁边位子上的人,对方抱着揉成一团的围巾趴在桌上,似乎一直在观察他,见他转过来,有点惊讶地眨了眨眼,笑着说:“早啊。”

“早……”

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脸红红的,没有平时的神采,喻文州嘴边的“你怎么了”就变成:

“你生病了?”

“嗯,有点烧……应该是昨天晚上蹬被子了,我们屋那几个都嫌热不关窗,今天又降温,就光荣牺牲了。他们也不想想现在是几月,北方都下雪了,还敢开窗户!今天晚上不能再开了!趴会儿好多了,开始训练开始训练!”说着强打精神坐起来,简单活动了一下手指,准备戴上耳机,手腕却被抓住了。

他勉强笑了笑之后看起来更加疲惫,嗓音低沉沙哑,完全不像平时,喻文州忍不住有点担心。生病不能拖,离得最近的药店来回半小时,得请假去一趟。降温关窗户是个问题,需要和队长商量,至于蹬被子……长大就好了吧?喻文州眼见着他拿起了耳机,马上就要开始训练,要叮嘱的却半句都没说出口,一着急就把手伸了出去。

烧得不轻,手指和掌心,碰到他的地方都变得很烫。喻文州再开口时就有了几分怒意:“回去睡一下,我去跟队长请假。”

黄少天似乎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怒容惊到了,喻文州见他没反应,站起来就要走,却被一把拉回。手腕上他指尖触摸的地方冰凉,力气也不像平时抢鼠标那么霸道,没办法,喻文州耐着性子重新坐下,准备好好劝劝。

“发烧而已,这种基础训练我闭着眼睛都能过。再说……”黄少天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不想输给你,不会给你超过我的机会,一天也不行,生病也不行。”

训练程序少有完全拼手速的,大多要求快而准,喻文州操作的精准在他把手速提到合格线以上后,在一部分训练程序的纪录上也得到了体现。曾经的吊车尾已经追到离天才很近的地方,黄少天不能不介意。但现在的他已不会再像从前用幼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关注,魏老大的离去逼迫他成长,少年蜕去了青涩,如同果实渐渐露出成熟的芳香。现在他认可喻文州,把他的任何一点进步都看在眼里,然后暗暗地磨砺爪牙,稳固优势,绝不给对方任何超越他的机会。

黄少天此时的锋芒毕露,喻文州一向是没辙的,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把手抽出来,手背在他额头上贴了一下,很快拿开,没有想象中那么热,稍稍安心:“今天的走位训练我会提高5秒,不想被超过的话,加油。”3秒,是他们目前的差距,现在喻文州居然……黄少天兴奋地全身微微颤抖,他使劲握了握拳冷静下来,活动活动手指,戴上耳机开始训练。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真厉害!

看到他恢复了一点精神,喻文州笑了笑,也戴上了耳机。训练程序还没开始,没有技能音效,只能听到心跳声,频率明显比平时快,喻文州没有太在意,按他从昨晚起就重复了无数遍的想象练习操作了出来。快了5秒09。喻文州点开纪录,果然他的名字已经在黄少天上面,可时间差只有不到1秒,喻文州微微偏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已经开始了第二轮。

真是,令人惊讶。有天赋不可怕,这样有天赋不服输又肯努力的人,才可怕。

巩固了两轮成绩后再看纪录,相差不到半秒,到此为止了。黄少天尝试数次,果然没有继续拉近差距,于是他暂时停了,反思自己还漏了哪些可以提速的地方。其实最后半秒才是喻文州想了一晚,不停做想象练习的原因,他分了一半精力观察黄少天的反应,见他苦思冥想,心里有些得意,却又期待他能发现然后反超。

时间接近中午。黄少天在那之后没有继续挑战走位训练,而是把其它日常练习都高质量地完成了一遍,因为注意力格外集中,有几项还破了他自己的纪录。喻文州悄悄关注着,旁边这个人除了表情看上去像是随时要哭,根本不像在生病,看看这按键的速度,再听听这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全训练室也没几个能达到他的水准。黄少天忽然转头看他,喻文州心里一惊,假装不经意地别过目光,脸却不受控制地红了。

“文州。”

平时怎么没觉得他能把自己的名字喊得这么软?喻文州掐着指尖增加痛感好控制表情,微笑着转过去看他,“嗯?”

“你真厉害。”黄少天虚弱地笑笑,眼睛因为发烧湿润着,笑起来像装了星星似的有闪光。

喻文州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用尽全身力气没让自己笑得太夸张,心里烟花放个不停,张口却是:“你也可以的,加油。”

“你花了多久想到的,别说一上午啊,那太打击人了,我一上午没想明白的问题让你想出来了,多丢脸……”

“嗯……昨天晚饭后到睡觉前。”

“啊啊啊啊啊果然还是很打击人!”

“你生着病呢。”

“那也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上午还没结束,还有四十分钟。”

本想安慰他继续,对方听了却更丧气:“……不服气也不行,虽然很多事情都是我做得更好,但有些你就是做得比我好……来,脑袋借我沾沾光!”说着就凑到喻文州身边,扶着他的肩膀,抵上额头,闭眼,口中默念:“把智商借给我吧借给我吧借给我吧……”

从来没有离他这么近,也许是因为他发着烧脸太热,自己的脸也变得像烧起来一样,喻文州几乎是屏着呼吸看着眼前的人,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看到嘴唇后就再也无法挪动,喋喋不休总是很忙碌,和自己的不一样,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嗯?喻文州脑中“嗡”地一声,仿佛一点火星落入干燥的柴堆,察觉的时候已经燃起熊熊大火,一个不知何时起的念头迅速蔓延烧尽了他的理智:我喜欢他。

黄少天借够了智商,满意地抬起了头,笑说:“晚上还你啊,先借我用用!”

“那我下午的训练怎么办。”喻文州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冷静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借的不多,对付训练没问题的!啊!我好像有灵感了!不愧是文州,就是好用!不说了你等着看纪录吧!”

喻文州心里一团乱麻。他照平时打开了嘉世的比赛录像,摊开笔记本,却始终看不进去,也无法落笔,眼前满是黄少天的身影,他笑、他叫自己“吊车尾”,他哭、他在观众席落泪。心口刺痛着,理智一点点回来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目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默念十几遍冷静镇定后,他把录像的进度条拖到开头,终于能像平常那样分析战局。

黄少天说着要突破纪录,手下却错误连连,比最好成绩慢了10秒才完成。他心虚地偷看了喻文州一眼,对方聚精会神地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脸上的红晕早已散去,似乎完全没被刚才的事影响,也没注意到他的反常。黄少天一时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庆幸,喻文州有多冷静他难道见得少吗?居然会抱有期待才是傻吧!不过以后的日子还长,机会总会有的,一定能等到那一天。

他重新振作起来,不断尝试超过喻文州的纪录,最后靠手速硬撑着拉近了0.4秒的距离。精神放松下来,惊觉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身边,急忙拽下耳机。

“这就是你想到的灵感?”

“呃……”

不等他回答,喻文州拉过了他的右手,仔细地捏按过每一个指节,说:“手的保养有多重要还需要我啰嗦吗?下次不许再这样。智商都白借你了。”说罢换了左手。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从这个角度看,睫毛真长……心忽然噗通噗通地,慌忙扭头看别的地方,发现训练室只剩下他们俩了。

“其他人呢?”

“吃饭去啦,别乱动。”

黄少天有一肚子话,却不知道拿哪个开头好,结果只是安安静静地任由喻文州帮他做完一整套手操。手上他的温度还在,黄少天有点不舍,把喻文州的手抓回来,不敢抬眼看,说:“文州你真好,接下来换我帮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许拒绝,不许乱动,好好配合。”

对面很安静 ,黄少天飞快地瞄了一眼,喻文州垂着眼帘,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脸有点红,黄少天本来没觉得怎么样,看了这一眼突然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觉得喻文州在看着他,他可再没勇气去验证了,只是专注地把手操做完,大方地松了手,开心地笑着抬头:“走吧吃饭吃饭!”

喻文州果然一直看着他,看到自己冲他笑也笑了起来,温温和和地说:“好。”


午休时间喻文州去了一趟药店,买回来本来打算去宿舍找人,却在路过训练室的时候看到了他。喻文州没发出太大的声音,悄悄拿了他的杯子洗干净晾水,准备好一次的份量,耐心地等他完成手头的训练,然后把杯子放到他面前,捧着药的手伸过去,说:“感冒药,快喝。”

黄少天有点吃惊,一时谢谢也忘了说,接过药喂到嘴里,又拿起杯子灌了一口热水,仰头让药咽下去,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喝水了,端起杯子吹了吹,一口接一口地喝起来。

喻文州打开电脑,见他喝完了,说:“你先睡一下,时间到了我叫你。”

握着热水,黄少天确实感觉到了困意,听话地窝在揉成一团的围巾上,慢慢闭上了眼。

喻文州戴上耳机,选择了音乐而不是录像的文件夹,随意选了二十来首加入播放器,放开鼠标,推远键盘,从最后一页打开笔记本,依次看过最近的素描,有训练室、宿舍、食堂、天台,几乎都是静景,然后翻到新的一页,看了看旁边的人,按他侧脸的弧度画下第一笔。


黄少天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睡眼惺忪,隐约看见喻文州取下了耳机,不一会儿果然听见他说:“还有十分钟两点半,不睡了?”

黄少天坐起身,花了几秒清醒过来,先看了一眼喻文州摊开的笔记本,果然又在用功,然后向后仰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顺手推了背后郑轩的椅子一下,郑轩本来也在睡觉,被他这一吓以为自己要掉下悬崖从梦里惊醒。黄少天忍笑偷看郑轩左右环顾半分钟忽然想起背后的才是魔王,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假装正经失败,被揉着脑袋揍了两下,又不甘示弱地揍回去。

闹了一通觉得自己身体状态恢复了正常,旁边的人不知什么起又开始看那些看不完的比赛录像,他凑到喻文州身边,扒下他的耳机,看着他好脾气地按了空格,然后笑着说:“谢谢你买药给我啊,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下午肯定能超过你,不硬拼。虽然恐怕比不上你一晚上就能想出来那么快。”

“嗯,我等着呢。”多欣赏了几秒喻文州笑起来的样子,黄少天心满意足地蹭回自己的位置。

一直到黄少天戴上了耳机,喻文州才翻开一点笔记本中食指夹着的那页,指尖滑过他午睡时乖巧的脸,然后合上本子,没有意识到自己看着他时满眼的温柔一瞬间消失了。


P.S. 

1.我们的目标是!短小精悍!!!

2. 这个稿在草稿箱里躺了大半年,期间有喻总生日、各种情人节、烦烦生日,直到现在才完稿,我也是真能拖(。

3. 如果要揪设定,喻总那个提高速度的方法是这样,辣个时候的版本受身操作转直行中间会有一个小僵直,但如果受身转跳跃或转消耗耐力的小跑就不会有这个僵直,走位训练的受身操作最多,累加起来节省的时间也不少,然后喻总如果挑战极限是能追上烦烦现在的纪录,就是不能维持很快会反超,怎么能给烦烦反超的机会呢?所以喻总特意在发现这个僵直的时候挑战极限,彻底拉开距离,这个距离就叫“不可楞被拉近的迷之0.5秒”(滚)!结果当然还是被烦烦发现啦!完全复活的黄少有多厉害想想我都怕(你是在用PS混更你知道吗)!后来有个版本荣耀官方修复了这个僵直,那个时候大家的走位训练都有了迷之提高。嗯,就是这样!

4.(这玩意为啥还有4?)因为篇名叫发烧,所以发烧治好了这个短篇就结束了,但是,草稿箱里接着这个写了另外一篇,如果期待的话,等个大半年就能看到了(你去屎!

  喻黄  
评论
热度(40)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