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守

灵感来自一部杀手电影,比较血腥,但是主角太帅了,最后一段非常打动我,情不自禁就想写点什么。

只是脑洞,只是脑洞,只是脑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有成文是因为……被自己的人设虐到了……


昨夜有雨,喻文州照例早早来幼儿园开门,捡到院中围墙角树下的黄少天,背到医务室,检查伤口,匆匆处理。扫掉积水,打开各教室的门,没有时间吃早饭,老师和小朋友陆续到了。等孩子们开始上课,喻文州得空想起早上带回来的人,去医务室发现,人没了,他放在桌上的早饭也没了,心爱的生煎包啊……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幼儿园所属的小区家里,餐桌上一个孤零零的生煎包躺在空荡荡的纸袋里,旁边还有一团纸,他出门前叠好的报纸现在摊开着,拖鞋不见了,光脚走到卧室,床上躺着早上捡回来的那个人,床边是堆得乱糟糟的那人的衣服和他自己的拖鞋。没有多余的拖鞋,喻文州又实在不愿意在刚拖过的地板上留下脏鞋印,于是转身出门买了双回来,可是就这十分钟的功夫,那个人又不见了。

如果不是看到垃圾桶里的纸袋,他就要以为自己出毛病了。纸袋显然是故意留下告诉他自己没疯的,但是反过来看其它东西,那人还原得实在太好。报纸、拖鞋、被褥,凭喻文州自己的印象,看不出和他早上出门有什么不同,这太可怕。

惊吓、害怕,冷静下来,想到最坏不过一死,也释然了,如常度过一晚。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开门取门口的报纸,看到昨天消失了两次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那人拎着一袋生煎包晃了晃,笑说:“赔你的。昨天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啊我有急事先走了,谢谢你救了我啊,你真是个好人,不用怀疑我肯定是个坏人,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啊?”说话期间这个叫黄少天的人已经跟他进来,换上了昨天买的新拖鞋,跟在他后面进了门。

“喻文州。你说你是坏人?”说着却不回头,去橱柜拿了盘子放在餐桌上。

黄少天很自然地用盘子装好了早点,手上不停,嘴上也不停:“你名字真好听,真有文化。是啊是啊我是个大坏蛋,这世上真正的坏人都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一眼能看出来,而是像我这样,看着呢是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其实……”

一柄细长的匕首突然贴到了喻文州的眼前,喻文州盯着它吓了一秒,第一次认真地直视黄少天,说:“很漂亮的刀。”

这样的反应黄少天实在不满意,但是他对冰雨的评价还是很让人开心:“是吧是吧,好看吧!这可是为我特别定制的,全世界就这一把,靠它我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你身材很好,肌肉紧实,又有这样一件武器,我推测你是专业杀手。昨天的报纸上说市长遭遇谋杀但凶手跑了,那人是你吧。你受了伤,要靠味道浓郁的樟树和雨水保护你不被发现,所以追你的人也是专业的,八成是警察。进门前你说昨天有急事先走了,但你明明有一整天的时间在睡觉,所以这个急事一定是时间相关的,你需要在固定的时间和你的杀手组织联系。你任务失败了,但居然没有离开,还找上了我……我能问一句,你的任务需要利用我什么吗?”

随着喻文州的推断,黄少天的神情也渐渐严肃起来,但等对方问出最后那个问题,他又笑了,说:“你只有最后一点推理是错的。我来找你就两件事,谢谢你救了我,抱歉吃了你昨天的早饭。”

喻文州有些惊讶,但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很快明白过来:“真正的杀手也只是平凡无奇的普通人……吗?”

“对。”

“你不怕我报警?”

“你不怕我杀你?”

相视一笑。

“我得走了,顺利的话不会再来。”伸出手,喻文州也伸出手与他握上,“再见。”

“保重。”


踏入家门,利刃抵住了喉咙,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刚认出来匕首就被抽了回去,回头发现黄少天神情虚弱满头大汗地看着他。锁门,开灯,打算关窗又觉得欲盖弥彰,拿了医药箱跪到已经摊坐在地的黄少天身边。

“伤口在哪?”

黄少天移开捂在左腹的毛巾,他昨天受伤的地方,开了一个更大更深的口子。

“不能去医院?”

黄少天摇头。喻文州去浴室打了热水,擦干净伤口,抹上碘酒,洒上云南白药,缠上纱布。

“你不要再跟组织联系了。”激战中能精准地在同一个伤口上砍第二刀,这不是普通警察能做到的,只有专业的组织,黄少天行动前必然跟组织交流过,时间、路线、策略,尽在对方掌握……这是背叛,是整个组织针对一个人的谋杀。

“我也……没想到……他们故意……”

“树大招风,功高震主。”

“你说的对……”黄少天不甘地闭上眼睛。

“这里安全吗?”

“一晚,没事。”

“我扶你去床上。”

“不能靠近窗户。”喻文州此时才注意到,黄少天找的这个角落唯一能看到的窗外是一片天空。

“听我说。你平时该干什么,现在就干什么,不要做或买两人份的饭,不要为我做多余的事。”

“我明白。我回家之后一般不出门。粥你喜欢甜的还是咸的?”喻文州起身换鞋,随口问了一句,不等回答就去厨房那边忙活。

“甜的。”

“真意外,我喜欢咸的。”说话的时候正蹲着舀米,黄少天顿感一阵放心,背叛虽是意外,能认识这个人却是意外之喜。

“我不能睡,得说话提神,你别嫌吵。”

“嗯。”

“虽然被追杀,这其实是个脱离组织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你不知道,我试过逃跑,但是被狠狠教育了。谁都不想死不是。我不想杀人,更不想死。我知道这么说对不起死在我手下的那些人……我也知道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满手都是血腥……但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只要我能逃过一天,就能一天不杀人,很划算!”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组织那种方法只能培养出听话的机器人,不会让机器人有感情。直到……有人为了保护儿子扑到我面前说愿意替儿子去死……我第一次知道有‘爱’这种有温度的东西。像火一样,很亮,很热。然后我就逃跑了……”

“第一次哭的时候觉得奇怪,现在只有在哭的时候才能知道,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温暖的怀抱,带着香味的衬衣,一下一下抚摸自己后背的手掌,旁边的冰箱门开着,在它的灯光下这个人像镀了金一样。

“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回去了。”喻文州重复着这一句。


黄少天离开了,但是留了字条。

我要反击。

不知道是写给他的,还是写给自己的。


半个月后,喻文州在幼儿园门口签收快递,发件人让他很是惊喜了一番。这个笑容,远处的高楼上,黄少天通过狙击枪的瞄准镜看得清清楚楚。放下枪支,黄少天留下一个卡片在旁边昏倒的狙击手身上。

敢动我的人


半年后,喻文州开门取报纸,黄少天倚墙而立,举了举手里的生煎包,问:“吃早点吗?”

  喻黄  
评论(5)
热度(13)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