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张喻]荣耀、美食和你 02

每周四晚上8点,喻文州都会准时收到张新杰的信息,开始“这周吃什么”的讨论。如果这周蓝雨要去的地方,霸图已经去过,张新杰就会给出堪比“某市名小吃实地考察报告”的详细论述和建议,反之亦然。不过喻文州的评价没有张新杰那么详尽,因为他对食物的做法没什么研究,只是嘴刁,品得出食材不够新鲜,挑得出调味哪里不足。而张新杰,会客观地描述看起来怎样、吃起来如何、口感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调味方法,味道会不会受环境因素影响,最后定一个“好吃”“一般”或“不好吃”的评价。

喻文州每次看到这样的长篇大论在一分钟之内发出来,总会先估算自己和对方的手速差,细看之后再感叹他是怎么在比赛之余把这些都记住的。他不知道张新杰也同样感叹过他的脑容量,在他多次准确复述出张新杰点评的原话之后。张新杰手速很快,但作为读条职业,又是治疗,手速不是用在剑客等“唰唰唰”的普通攻击上,而是用在中断技能、走位等基本操作上,场面上不够华丽,甚至因为经常躲避显得狼狈,所以即使是他的粉丝也很少会注意到手速这个优势。喻文州不会忽视,甚至有些敏感,毕竟这是一位精准诠释读条职业高手速会如何的选手。偶尔也会有“如果索克萨尔在这样的手速下”之类的想法,一晃而过。

有时,两人聊着美食回忆起了那天的比赛,话题便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了“该队如何如何,主力如何如何,进步空间如何如何”。这队两边不一定都打过,但比赛录像都是研究过的,一人提到的精彩之处,另一人也能很快想起。若是比赛格外精彩,两人整理赛点的同时就能在脑海里把比赛录像过一遍,很是畅快!

一个人的分析总有不足,这样和对方交流后,两人都会受到启发,或是在记录那场比赛复盘资料的笔记本上记些什么,或是打开整齐的文件夹找到那天的比赛文档补充几句。这些记录他们从训练营起就在做,也时常拿出来翻阅,或按时间,或按战队,排得整整齐齐。日积月累,为的是每一场比赛的荣耀。

等聊到9点,不管之前的话题是否热烈,张新杰都会准时说一句“我要锻炼了,喻队再见”结束这一次的讨论。喻文州一两次后也习惯了这种生硬,并且依然觉得张新杰很有趣。他可以没有一个习惯,比如现在每周四晚的“美食交流”之前一直是没有的,但只要他有,他就会重新规划自己的时间表,让这个习惯可以长久地坚持下去。这种对自己规定的时间表的严苛执行,以一种严格的标准解释了“严于律己”的含义,普通人做不到,喻文州也是。

在张新杰满满的时间表上,这一小时的闲聊对他来说已经是休息。在保证每天8小时睡眠的基础上,他最大化地利用了一切边角时间,只为多看两眼比赛录像,多分析一点对手的信息。在这之后的锻炼时间里,他也准备了其他战队治疗主视角的录像,比较自己和别人的差异,看看有没有可取的地方,一边折磨身体,一边消耗脑细胞。

喻文州则会继续为当周比赛推演战术,看看哪里还有什么不足。

他们都处在成长的关键时期,每一分时间都花得有意义,不容浪费。

-----------------------------------------

时间很快到了蓝雨客场战霸图的时候,张新杰带着喻文州找到一家小店。张新杰似乎经常去,老板见他来笑着问:“今天带朋友过来啦,吃点什么?还是排骨米饭吗?”

“对,两份排骨米饭。”

“好好,稍等。”说完笑盈盈地继续忙碌去了。

这老板不论做什么都一脸笑容,脚步轻快,记性又好,客人的需求张新杰从没见他弄错过。小店有四大四小共八张桌子,厚桌布上盖了一层塑料膜再用玻璃板压在桌面上,绑椅垫的细绳被小心藏起,垃圾桶套着垃圾袋固定在桌腿内侧,地面、桌面、墙面、桌上的筷篓和抽纸盒都十分干净,布置不算精细,但很用心。整个店的气氛轻松自在,喻文州明显放松下来,张新杰注意到他的变化,略安心,至少没来错。

两人在一张小桌边面对面坐下,趁着饭还没上,喻文州说:“我喜欢这家店。”

张新杰没料到他这么直白,答道:“我也喜欢。”

喻文州笑了笑,不再说话,一手托腮,看着后厨方向,等了起来。张新杰有点意外,转念又想到上一次是因为东道主他才一直找话题聊天,这次是做客不必费心,所以不像上次那么积极,话也没有上次多。张新杰试着找了几个喻文州可能感兴趣的新闻,喻文州显然完全放松了,注意力没那么集中,有时明明已经说到下一个话题,却忽然冒出一句之前某个话题的回答。也好在是跟张新杰这么聊,说了什么没说什么他都记得,也都接得住。

两份排骨米饭很快上桌。

“好香啊!”喻文州笑着看了张新杰一眼。

张新杰的眼神已经集中在饭菜上了,完全没注意到。排骨煮得软烂,张新杰把中间的骨头卸下来,吸了吸骨髓,然后在桌上排成一列。喻文州学着样也吸了骨髓,把骨头排成一列,然后等着对面下一步的动作。张新杰看了他一眼,想说点什么,忍住了,然后一口肉、两口饭、一口汤地吃了起来。吃着吃着觉得有点不对,抬头看到喻文州模仿他的吃饭步骤和频率吃得正香。

老板见两人这样,乐了,笑着问:“你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吗?”

喻文州笑着不说话,但这种误会张新杰怎么会放过,连忙咽了口饭说:“不是,您误会了。”然后就看到喻文州和老板都一脸惊讶地看着他。老板和喻文州对视一眼,知道彼此惊讶的一样,说:“你吃饭,还是会说话的哦。”

喻文州忍着笑,摇摇头,说:“我没见过。”

这人故意的。张新杰夹了一块肉,以一句“食不言,寝不语”作结,不再说话。


“我一直认为,食材处理得整齐在整个烹饪过程中最关键。”这是张新杰在“考察报告”中说过的话,喻文州看着桌上整整齐齐两列排骨,切身体会到他的意思了。

排骨本身长短不一,但厨师如果能刻意剁成相同的长度,后续炖煮就能用最佳的火候和时间,让所有排骨在相同的时间炖熟。这样,从第一根吃到最后一根,口感都不会相差太大,不会过熟,也没有夹生。

想明白这一点后,喻文州把骨头当积木玩了起来。

张新杰喝完汤,喻文州已经摆出了一个“张”字,“勾”和“提”是一根骨头掰成的两段。张新杰看了一眼,问:“好吃吗?”

“好吃。”头也不抬,专心致志。

又问:“好玩吗?”

喻文州终于不再玩,抬头冲他笑笑,说:“你以后做菜肯定好吃。”

张新杰点点头。

喻文州又笑道:“不考虑买房吗?”

“最多一周住一次,不合算。”

“但是你很想自己做饭吃的吧。”

张新杰点头,说:“再等等,今年还不行。”


当天的比赛依旧精彩。霸图因为主场之利打得很凶猛,喻文州觉得,有点太凶猛了,霸图所有的防守几乎全靠张新杰一个人在做。他不知道这是张新杰的战术还是队长韩文清的安排,或者二者皆有,但不管是谁的决定,这种打法都不能长久。精力消耗太大了,换一个牧师上去,喻文州甚至不需要刻意设计,等着对方出错就够了。不过这种打法也确实给了他很大压力,受限于手速不能兼顾指挥和操作的次数多了起来,也许这就是对方的目的。

回到房间,在书桌前坐下,张新杰看着自己的手。全程没有出错,撑下来了,但是还不够,这种方法对自己的损耗太大,战术还有待改进。他思索片刻,打开电脑,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索克萨尔:好好休息。

石不转:谢谢。你也是。

索克萨尔:加油!

石不转:加油!

张新杰很感谢喻文州肯把他当朋友,换成别人,场上被他逼成那样,场下能不给他脸色看已经是大度,嘴里喊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都是骗人的。但喻文州,大概和他一样,场上场下能完全分开,互不干涉,也许真的可以和他成为朋友。


PS:好久没写过这么严肃的章节了……那个年代的大神,都不容易啊……

评论(3)
热度(13)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