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郑]喷泉与泉水

跟个(已经过时了的)风……今年高考湖北作文题……一发完结。


郑轩提出要去蓝雨训练营的时候,父母和往常一样没有多说什么,对视一眼,然后说:“阿轩决定了就去吧。”“我们相信你。”

“嗯。”


开往G市的火车发动了,父母朝他挥挥手,郑轩很争气地笑了笑,也挥挥手,然后转过头,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把差点要流出来的眼泪忍了回去。“唉……”第一次出远门,临分别之前,看到母亲抹着眼角强扯出一个微笑,还是有点伤感。不过少年的心到底不会沉浸悲伤太久,很快他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反正离终点站G市还有很远,先睡一觉再说。

蓝雨训练营不算难找,但对于一个初出家门的中学生来说,还是有压力的。郑轩拿着看不太懂的导航,连比划带猜测地问路,终于到了蓝雨战队楼前,总算是踏实了一点。跟战队经理了解了一下训练营入营标准,暗自吐槽一句“压力山大”,然后在训练营其他孩子时不时瞥过来的好奇目光中,第一次在蓝雨刷了他的枪淋弹雨账号卡。

训练营进入得没有悬念,但郑轩的目标不仅于此,也没有一个训练营的孩子会满足于此。郑轩进入后没多久,就发现这一期最有希望出道加入战队的,是两个人,一个手残,一个话唠。郑轩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喻文州虽然手速慢,却连蓝雨前队长魏琛都能打赢,三次。魏琛那是第一术士的操作者啊!郑轩没少在荣耀世界频道见这人没下限地和一叶之秋对喷,也没少看魏琛比赛的视频研究对术士的打法,对魏琛是了解越深越不想和他打,猥琐流实在太有压力了。连那个魏琛都能打赢的术士,郑轩一点也不想和他竞争。何况就这两三天,郑轩就见过不下一次现任队长方世镜找喻文州交待事情,俨然是把他当下一任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在培养的。郑轩真的,真的,不想和他争。

黄少天就更不用说了,去年就微博论坛各种疯传他要用剑客夜雨声烦出道,结果蓝雨官网以“夜雨声烦的装备尚不齐全”为由发布声明,向广大关心爱护蓝雨战队的粉丝们表示歉意。其实真正关心蓝雨的没多少,九成都是凑热闹的路人,但蓝雨新闻官就敢这么公开地猥琐着,仿佛放出这个小道消息的并不是自己的微博小号。战队没战绩,自然凝聚不起粉丝,但夜雨声烦是有真爱粉的,就算被野图BOSS的技能误伤挂了,也要坚持录完夜雨声烦刷文字泡吐槽一叶之秋的真爱粉。郑轩看过几个夜雨声烦点击量最高的竞技场视频,不具备战队水准,但风格表露无遗——机会主义者。郑轩不敢说自己一点失误都没有,所以他知道,遇到黄少天,一旦被近身,大概就是死了。这样的人,郑轩也完全,完全,不想和他争。

所以第四赛季,自己到底能不能出道进入职业圈呢?郑轩没考虑多久,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开始了接下来的练习。多想无益。自己能做的,就只有提高自己,不停地,不断地,提高自己。身后有爸妈在支持,这一次,郑轩也不想让他们失望。


喷泉在有外力驱动的时候,才会喷出美丽的水花。对郑轩来说,这外力是信任,是父母的信任,是队友的信任,是自己对自己的信任。所以他能在这样的外力下开出最美的水花。

而泉水,则大部分是自己的意志决定了前进的脚步,向往着更高,承担着更大的压力,然后终于有一天,喷薄而出。于锋为了目标拼尽全力的心,感染着郑轩。他觉得这样的于锋是他永远也比不上的,那样的充满生命力,那样旺盛的斗志,仿佛永远有用不完的力气,真让人压力山大。认识于锋,是郑轩继第四赛季出道以来,真心感谢的第二件事。


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后辈,待人总是很有礼貌的,自己虽然大不了多少,也还是被他以“前辈”尊称着。明明还只是一个训练营的小屁孩儿而已,这么严肃干嘛,真是不可爱。压力山大的郑轩不得不也严肃地回应,然后坐下,刷卡,开始这一次的对战。

于锋素质全面,在蓝雨阵中黄少天行踪不明的情况下,能很好地作为中坚手撕开对方的阵容,是蓝雨内定的下赛季出道的选手之一。战队特意安排了每周一名现任队员和他练习,地图随机,次数不限,时间一下午,刺激他的各项反应,让他不要因为平时轻松的日常练习和没有挑战的训练营比赛就放松。于锋不会放松,更不会浪费任何一次和战队队员练习的机会。这样有天赋又努力的人,让同期训练营的不少人都有些绝望。

郑轩完全可以理解,他甚至假想过第三期的训练营如果有于锋,那他大概就不能出道了。来自于锋的这种压力,让他完全不能把于锋当成和其他训练营的小孩一样,轻轻松松虐翻,他每一次都是格外认真,甚至被黄少吐槽“我去打这么严肃,郑轩你没搞错吧?训练营唉,你对蓝雨未来的花朵就不能爱惜一点,温柔一点,不要往死里摧残吗?艾玛这个闪光弹放的,他刚才闪避动作太大你看准了往死角扔的吧,真是太猥琐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和我们不是一个画风了。”

这一次,郑轩也如临大敌般地结束了和于锋的练习。他长吁一口气,刚才,差一点,于锋就翻盘了。郑轩还在回味。于锋卖破绽诱他走位,被他走了半步醒悟过来,直接百花式打法光影铺开掩盖身形,就这样还只差半个身位格就被拔刀斩的剑气波及。于锋的计算,和温水煮青蛙一般的诱导,居然让他大意到差点吃下一个大招,之后于锋豪不留恋直接取消大招接拔刀斩更是让他意外,这个后辈,不,于锋,已经完全成长到可以上场的地步了。

“前辈。前辈?郑轩前辈?”直到于锋拍了拍他的肩,郑轩才终于回过神来,看到一张保持着礼貌却写满失望的脸,“这样也没赢,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啊。”郑轩想说你已经赢了,想说如果不是自己这样用打总决赛的心态在和你打,你早就赢了,但是他说不出口。这样的话,在这个人面前,在自己刚赢了一场的事实面前,怎么听都是安慰,还是最蹩脚的那种。

“前辈,晚上,可以请前辈继续指教吗?”晚上训练营是不强制练习的,但战队不一样,于锋也知道,他继续说:“不会耽误前辈的训练,也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的,就两场,不,一场也行,可以吗?”郑轩完全没想到会被这样请求,他发现自己没法拒绝,这个发现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笑笑说:“不用老前辈前辈的,比你大不了多少,叫名字就可以了。”

“好的前辈,呃不,郑轩……前辈。”于锋犹豫着,还是小声地把“前辈”两个字加上了。

郑轩听得一清二楚,更加拿他没办法,无奈挠挠头,说:“大概等你出道了就能改口了,现在随你怎么叫好了。先去吃饭吧,这顿让前辈请可以吗?”

“啊……谢谢前辈!”

“不用这么客气,怪疏远的。”说完郑轩觉得有点怪,又说:“当然我也不是说我们很熟,就是,就是……”

“不是因为疏远,才叫‘前辈’的。”于锋近了半步,认真地看着郑轩,补充说:“是我尊敬前辈你,才会这么叫的。”

郑轩觉得自己完了。只是这样被他看着,就已经紧张到完全不敢动,甚至不敢大幅度地呼吸,他用仅存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移走目光,从于锋的压力中解放出来,然后绕开他走了两步,回头用不太自然的声音说:“快走吧,再晚要没菜了。”

于锋跟上,终于没说更多让他紧张的话,只是很自然地和郑轩交换着下午几场pk的看法,然后在郑轩看不到的角度,看着他的背影,露出浅浅的微笑。


晚上于锋准时等在竞技场,开着他的一个狂剑小号。没多久,有一个弹药专家加他好友,于锋点开申请正要点接受,看到名字不禁笑了起来,还真是前辈的作风。笑了一会儿接受了申请,组好队,于锋打了第一句话:“这个名字是怕别人认不出来吗?”郑轩看看头顶的名字,回了一句:“假装是自己的粉丝,安慰自己还是有人支持的,压力山大啊。”

“前辈不知道吧,我也是你的粉丝来着。”

郑轩那种下午被于锋盯着的感觉又来了。这是说……他还挺喜欢我?郑轩愣愣地想。

“前辈出道那一年,新秀墙撞得很惨。”是啊喻队不上单挑,那一期厉害的新人又多,郑轩的特点没几场就被分析透彻,被叶秋大神带着挺可爱的一新人姑娘虐,被繁花血景虐,被魔术师虐,被不亚于己队战术的霸图虐,单挑甚至被烟雨战队的新人元素法师妹子虐……简直没有更惨。

“但是前辈每一场都比上一场要进步,屡败屡战,绝不认输,看了前辈的比赛,很受鼓舞,我才终于下定决心来参加蓝雨训练营的。”

“……我这人其实挺没干劲的,真的。”

“那今天下午的pk呢?铺开百花的APM怎么也有300了吧?”

“听得到吗?先pk吧,赢了我,再跟你解释。”

“那我就不客气了。”

pk打得异常胶着,本是很容易出现一边倒局面的职业配置,却谁都不敢太恋战,唯恐一不小心陷入对方的圈套。这样的胶着中,狂剑士愈战愈勇的设定显现出来,郑轩有点扛不住了,但他不想输,只要是比赛,就没有人想输,何况是和于锋的比赛,后辈的注视带来的压力真是山大,也让他更不想输。在狂剑最后一击将要彻底结束比赛前,郑轩积攒了一轮的技能全开,特意留下的冰弹降低了狂剑的速度,让他能抢出一个爆缩式,于锋看出手雷类型,先前招式取消改冲刺撞击,顶着弹药专家被手雷轰倒在地,两边血线同时清零,平局!

角色本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但郑轩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一刻,通过面前的狂剑士,他看到了于锋的坚持,看到了他的骄傲,也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信任,来自于粉丝,来自于后辈,来自于一个关注着自己的人的信任。郑轩有点贪心,他不想辜负。

“还是没赢。”声音听起来颇为不满。

“平局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不要把职业选手想得太简单啊。”郑轩像摸像样地教育着。

“后半句,叶秋大神的话吧,学得不像。”于锋毫不犹豫地拆穿。

“……压力山大。咳,我不会重复的,只说一遍。于锋,你自身的这种冲劲,很打动人,跟你pk我总是有很大压力,每一次都得尽全力,所以你才没赢过我。照理说输给训练营一次两次也没什么,但是……不想输给你。我觉得跟你pk,一定要用最好的状态,才对得起你带给我的这种……激励。”

“前辈……”

“不要说感想我不想听,睡觉了,晚安。”说完郑轩飞速下线,怕于锋找上门来似的关灯抹黑爬上床,不小心撞到头也不敢叫出声,迅速躲到被子里,还揉着脑袋。然后他就想起下午被于锋看着的情景,觉得有点热,掀开被子凉快凉快,冷静了一会儿,在脑中做着弹药专家的想象练习,终于成功把于锋赶出脑海,进入梦乡。


于锋做了一个梦。一个让他开心,又有点忧伤的梦。他梦到自己出道,终于和郑轩同一舞台,却因为自己的三心二意和新人墙,让蓝雨无缘冠军。于锋被惊醒后,深刻检讨了自己昨天的行为,决定最好的解释就是不要解释,他相信郑轩也不会受昨天的影响,他们还有冠军需要追逐,不是停下脚步的时候。

郑轩也做了一个梦。一个让他重新认识自己的梦。他梦到下午于锋那样看着他后,他没有躲开,而是看了回去,然后于锋又前进半步,贴近了他,揽上他的肩,轻轻的吐息靠近他的脸颊,他的鼻翼,然后他就被吻住了。郑轩醒来时发现自己抱着被子一边亲一边流口水,幸好战队尊重个人隐私不再合宿,不然这幅样子让其他人看到,非得嘲笑自己想姑娘想疯了不可。可是自己没想姑娘,自己想的……郑轩揉揉脑袋,决定晚上做几个心理测试,性向方面的,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正常了。


蓝雨终于夺冠,于锋转身就和郑轩抱在一起,谁都和身边的人抱在一起,所以没有人注意他们,大家都以为他们也是太高兴了。于锋知道,自己不只是高兴,还有私心。郑轩也因为同样的私心由他抱着,还顺手紧了紧这个拥抱。于锋心口一跳,在郑轩耳边悄悄说:“郑轩,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郑轩没有回答,反而松开了怀抱,转身和其他人抱在了一起,于锋有点心塞,但是夺冠了什么表情大家都可以理解,所以看于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黄少冲上去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说:“不要哭啊,正高兴的时候呢!你一哭,你看,队长也要哭了吧!”说着黄少自己也有点受不了,被喻文州拉到肩膀上埋起了脸。

郑轩转了一圈,又回到于锋旁边,主动抱上去,说:“你还真以为我不喜欢你啊。”声音不大,甚至在喧嚣的体育馆中特别渺小,不仔细都听不清,于锋却觉得,这是除了宣布冠军是蓝雨战队之外,最动听,最响亮的声音了。


第八赛季中期,他们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争吵。原因是郑轩没有和于锋商量,就把百花的邀请拒绝了。

“那可是百花缭乱!是最好的弹药专家!”

“胡说什么,枪淋弹雨才是最好的!”

“你去了百花,能当核心,能追求一个崭新的未来,怎么就不想去呢?”

“我不爱当核心。你要喜欢,你去啊。”

于锋觉得自己没法和这个人交流了,他冷静了一下,说:“直接把我的想法强加给你,是我不对。那我先说吧,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抓住这次机会,转会去百花,当上队长核心。”

郑轩看于锋冷静下来,自己的火早没了,他歪到于锋腿上,一边玩着没营养的手机游戏,一边说:“我不会去的,队长核心……想想就压力山大。你看每次有点失误喻队和黄少就被拉到聚光灯下各种拷问,我受不了那个。比赛有点压力我还能承担,还调剂得过来,要是生活充满了那样的压力,我会疯的……”

“我会给你压力吗。”

“在比赛场上,你在旁边,就是我最大的压力。”

“那现在呢?”

“离这么近干嘛?耍流氓啊你。”

“我想去百花。”郑轩愣。

“我想和你一起去。”于锋接着说,“但你不喜欢,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为什么?”

“因为百花缺一个队长核心,而我,可以当好这个核心。”

“……落花狼藉?”毕竟是繁花血景虐过来的,对昔日第一狂剑郑轩一点也不陌生。“你要是去了,那我们……”

“就要异地恋啦,只能时不时赛场上碰个面,是不是压力山大啊。”

“嗯……”还以为要被分手了,郑轩有些庆幸地想。


郑轩从没见过这样的于锋,败给周泽楷,下场后居然有些恍惚,一言不发;他也没见过这样的蓝雨战队,沉默得不像话,连黄少都罕有地紧闭着嘴;他更没见过这样的主场,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安静得让他压抑。

“于锋……”郑轩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是你的错?不怪你?如此关键的一战,本来信心百倍的一战,就这样葬送在枪王的枪口下。郑轩不甘心,于锋不甘心,蓝雨战队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郑轩借着场边的黑暗拉住于锋的手。虽然输了,但是他们还在一起,只要明年重新来过就好了。

“我本来,想至少再拿一个冠军再去百花的……”于锋哽咽了。郑轩不需要他说更多,他起身拍着于锋的肩膀安慰他,于锋把头埋在郑轩怀里,闻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他喜欢的味道,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如果自己可以再强大一点,如果自己可以打赢那个枪王……其他队员对郑轩这样的举动并没有觉得不妥,他们觉得能有人安慰刚下场的于锋,是最好不过的了。

于锋和蓝雨,已经没有明年了,郑轩明白。向往着更高更远的泉水,不会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奋进,奋进,直到汇入江海,直到得到他渴望的属于自己的冠军。而自己,会停留在原地,留在这个让他有点压力,又不至于承担不了的队伍中。


第十赛季,蓝雨对兴欣。于锋第一次见到这么拼命的郑轩,神乎其技的枪法,全场爆发的掌声,那个总是喊着压力山大的恋人,对于战队的包容和信任,总是以这样出人意料的方式表达出来。于锋笑了,他拿出手机,打了几行字,发了出去。

“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样的你吗。我最喜欢今天,为了队友,为了战队,让自己彻底爆发的你。”就好像人造的喷泉,在人工的引导下,能喷发出各种形状和风格的水花,这是靠自己的意志推动自己的泉水,羡慕而不能得的美丽的水花。

“太肉麻了你,压力山大啊。”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24)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