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段子,顺序是莱吉-韩叶-双花,然后揉到一起了

 @感谢阿福赐予我们食物  @莲舟润  @蔷薇荒冢 


中二画风预警跳过这段还来得及

“莱因哈特……”红发青年半躺着,上半身被金发青年抱在怀里,胸口插着一把刀,黑色外套被血浸湿,看不清伤有多重。他轻声叫着金发青年的名字,露出欣慰的笑容:“太好了,你平安无事……请不要为我伤心……”

“吉尔菲艾斯!”眼泪从莱因哈特俊美的脸庞滴落,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坚毅,下定决心,取出一个银色吊坠,举在面前,闭眼念道:“牺牲的血,证明他的忠诚;怜悯的泪,证明我的慈悲;最重要的宝物,献给您达成我的心愿。牺牲的血……”

从第一个字开始,以莱因哈特为中心渐渐亮起一个魔法阵。随着莱因哈特不断地念咒,魔法阵的光芒越来越盛,莱因哈特身上散发的魔力游走在魔法阵周围,卷起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衣衫,手中的银色吊坠却纹丝不动。

“莱因哈特……这个术……太危险了……”

“闭嘴。”施术完毕,莱因哈特挤出这两个字,使出全力控制手中的吊坠,召唤成功了!再坚持一下,等她出现就好,再坚持一下!忽然,手中一空,莱因哈特觉得半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他扶住吉尔菲艾斯伸过来的手,稳住身形。

“是你召唤我吗,莱因哈特。”一名举止优雅的金色长发女性慢步朝他们走来。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都觉得,她每靠近一步,他们就温暖一些,等到她完全走到他们面前,微笑地看着他们时,他们都已感觉不到疲惫。这就是精灵安妮罗杰的魔力!

“是的,是我。”

“你想……救齐格飞?”

“是的。”“莱因哈特!”“吉尔菲艾斯,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你们感情这样好,我祝你们早日重逢。”

“借您吉言。”

安妮罗杰把双手放在吉尔菲艾斯受伤处,开始念咒:“清风,请带走他的痛苦;阳光,请带走他的伤口;温润的水,交换他忠诚的血;灼热的火,烘干他慈悲的泪;大地之母,请听我们的祈祷,收下我们的祭品,给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健康。”

这是以两人的记忆为代价的术,安妮罗杰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红发青年和金发青年沉睡着,等他们醒来,安妮罗杰转回头,就会忘记彼此。但是,他们不会停留在这一刻,他们将各自启程,继续他们的旅途,然后在某个巧合之下,重新认识一次。

“你好,我是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你好,莱因哈特·缪杰尔。齐格飞不好听,但我喜欢吉尔菲艾斯这个姓氏,以后,我叫你吉尔菲艾斯好不好?”

“好,莱因哈特。”


电视定格在红发青年和金发青年重新认识的画面,播起了片尾曲。

“啧啧啧,老韩你居然会看这种狗血煽情专门赚小姑娘眼泪欺骗小姑娘感情的电视剧!什么时候沦落到和云秀一个欣赏水平了!我太失望了!太难过了!我要向小伙伴们告发!”

“这电视剧什么样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

“一打开就是电视剧频道,你是有多喜欢?”

“……”

“遥控器坏了,里面有水,昨天打电话的时候是水洒了吧?”

“……”

叶修万万没想到还是露了馅。韩文清昨天回了趟老家,到了之后打电话回来报平安。电话铃响的时候,叶修正一边看狗血电视剧一边狂吐槽一边吃饭,听到铃声立刻放下碗筷,一手拿遥控器静音,一手接电话。桌上一杯水被电话绳绊了一下,叶修扔下遥控器去扶,忽然厨房水声大作,叶修愣了半秒,水杯就没扶住。于是一面跟老韩“嗯,到了就好”“行,晚上等你回来一起吃”,一面爆手速抢救茶几。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韩文清是怎么听出不对劲,问了一句:“怎么心不在焉的,接电话的时候把水弄洒了?”

死也不能让老韩知道!!!“啊?哦不是,厨房的水龙头好像坏了,刚刚突然响起来。没事,我一会儿去门口买个换上。”韩文清将信将疑,暂且信了,又跟叶修确认了到家的时间,挂了电话。

刚才打开遥控器一看里面有水,韩文清马上就想起昨天打电话时按下的疑虑。

“咳……外面阳光明媚春光灿烂,这么好的天气不如我们出去逛逛?”

“嗯。”“顺便”配遥控器。

正是盛夏,趁着上午还没热起来两人直奔电器城,速战速决。韩文清在电器城门口把叶修放下,自己开进地下停车场,然后直奔收银台排队,等了片刻快到最前面了,叶修拿着遥控器出现,换他排队结账,韩文清去把车开出来。两人配合默契,叶修的心情也渐渐变好,等红灯的时候解开安全带凑到韩文清面前亲了一口,“老韩,一周年了。”

“是啊,一周年了。”韩文清抚上叶修的脸颊,难得温柔地微笑着,轻轻回吻,小声说:“我爱你。”


时人对电子竞技越来越宽容,其实不止电子竞技,很多事情也是,比如被侵犯的女孩子不再被唾弃而是被保护,比如艾滋病人在日常交往中不再被当成特例,比如中国也终于修改婚姻法允许同性结婚。

“大孙,生日快乐!”

“嗯。”

“大孙,我要送你件生日礼物!”

“是什么?”

“我们结婚吧!”

“好。”

这是今天早上醒来时的对话,现在孙哲平牵着张佳乐的手从民政局出来,攥着两个红本本,听着身边的人哼婚礼进行曲,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他忽然明白韩文清为什么在婚礼结束后小声对叶修说了句“脸疼”,他们俩都是不常笑的人,忽然整天整天地笑,自然都不习惯。

“大孙大孙,中午想吃什么?”

孙哲平抬眉,问:“你学会做饭了?”

“总要试试。”

“那先去买菜。”张佳乐脸有点红,笑嘻嘻地不说话,孙哲平问:“怎么了?”

“这就开始过日子了,我高兴!”说完跑向车位,跑到半路停下,车钥匙不在他这。孙哲平笑着跟过来解锁。

在超市张佳乐又看到了百花牌蜂蜜,这一次他没有再唏嘘,也没有犹豫,直接拿了一瓶,中华老字号,品质有保证。他们并肩战斗的回忆张佳乐总是不费力就能想起很多,而对于百花战队和粉丝的复杂感情他也终于在退役那天放下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荣耀,不是冠军,是身边这个寿星。

----------------------------

碎碎念:

1,说到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最耿耿于怀的就是人死也就罢了后面几部不停地补刀子补刀子补刀子,所以编了个中二的魔幻画风治愈一下!

2,韩叶我最喜欢写的就是各种日常!各种!觉得他们就算只是吃饭睡觉打豆豆(谁是豆豆?)也很萌很闪亮很瞎眼!

3,毕竟是2030年左右的事,希望十几年后的人能变得好一点,心柔软一点,能包容一点。[好吧我其实是浪漫主义来着]第一次写双花,两个人我都很喜欢,也都仔细了解过,写得应该……还可以吧。

4,最后,谢谢你们肯看我写的东西!

评论(6)
热度(10)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