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评论]清和感评

清和此人,是目前最对我胃口的人,没有之一。

初见时,和无异他们一样,对这个缚住夷则的凶巴巴的人没有好感。也同样,在他说“我诀微长老门下,对错是非自有我来赏罚,不容他人指摘”时,觉得这个人还不坏。

夷则问他为何不责备他阴谋弑兄之过时,他说,“你不曾为之,为何责罚”,他说“然以为师所知,你绝非罔顾人伦、弑兄求荣之徒”。

这种对徒弟的信任,让我对他的态度迅速改观,这是个好师傅啊。之前很忙没顾上,但一察觉封印彻底溃散,知道定是出事了,就放下一切赶到徒弟身边。

劝夷则走时,他说了三点,一朝中立储,二一旦储位定必伤及无辜,三血玲珑已离开长安。夷则可以不顾立储之事,立储又如何,他再谋逆回来便是。但他不能不顾太华观和身边这几个朋友。便是知道徒弟心善会顾及他人,清和才会如此劝吧。

与无异他们分别时他说“就此分别,对你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算是暗示他们夷则这是为了他们好。

【对清和的好感度+10】


第二次出场,无涯涧入口处。

如果不是算准了无异他们会来,他身为长老又何必因为符灵被破坏就亲自前往处理,还赶在后辈弟子之前出现。无异他们能第一时间遇到清和,实在是省了许多口舌许多麻烦。试想如果碰到几个不讲道理的,直接把他们轰走可怎么办。

清和又为何认为无异他们会来呢,也许他作为师父,看到徒弟交了几个朋友,感情还不错,隐隐也有几分期待他们来找夷则?毕竟夷则也十分舍不得他们。

可无异他们显然对他了解太少,还以为定要受罚。而他也不辩解,只让他们先到客房处理伤势。这种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不需要解释的气度让我很是喜欢。

【对清和的好感度+15】


第三次出场,清和房中。

清和让灵觉好生照应无异他们。并不把他们几次无礼冲撞、破坏符灵,放在心上。我觉得,不只是因为他们是爱徒的好友,也是因为清和挺喜欢这几个有情有义的后辈。

“弄坏符灵是我的疏忽,改日赔你一个便是”。清和真人,符灵是被无异他们破坏的,如何成了你的疏忽。莫非你料到了他们会来,却没料到他们没走正门?南熏算来是清和的师叔吧。清和你这样跟师叔说话真的没关系吗……嬉皮笑脸没个正经……

“使不得!……前辈息怒,晚辈不笑便是了。”戳中萌点。南熏也太了解清和的弱点了。三年的禁酒令……啧啧,如果真下令了估计清和要抓狂。

“不过,符灵还用不用赔?”戳笑点。清和你也太皮了,简直是耍赖嘛,前一句话才哄好了南熏不生气,就得寸进尺想赖掉符灵?不过南熏倒是没跟他计较,毕竟人家不缺符灵也不是为了符灵来的,主要还是为了传达南熏师尊,也就是清和师祖,赤霞仙人的意思。

“她还是想让夷则易骨”可见赤霞仙人劝了清和许多次。

“风险之大堪称九死一生,我为何要告知于他”。清和你护犊子不要太明显。以及这种固执也戳到我萌点了我会随便说吗。连他师祖都出面劝告了,还劝了好几次,也没说动他让夷则易骨。清和你是多固执……如果赤霞真要越过清和直接给夷则易骨,夷则到是同意,清和估计要大闹,“我诀微长老自己的徒弟自己会管教,用不着别人插手”什么的……

“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他活着总比死了要好。”戳心窝的一句话啊。只要活着,所有的痛苦都会过去,所有的悲伤都会遗忘,但是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清和不想夷则死,舍不得这个徒弟,也舍不得他这么年纪轻轻就离开尘世。


中间有一段删减的对话如下。【】中间的是删减的。

南熏真人:清和啊清和,我该说你什么好……你真以为,这样他就会感激你?

【南熏真人:你是你,他是他,他想要的和你未必相同。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非要如我一般经历切肤之痛,才能明了吗?】

【清和真人:……】

【清和真人:但他终究是我一手抚养长大……】

【南熏真人:呵,这么多年下来,我也劝你劝得腻了……】

【南熏真人:多情如何,无情又如何,世间终究并无一定的好与不好。只望你不会后悔……不要如我一般。】

【清和真人:……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待我再想一想……】

【南熏真人:你身带旧伤,若需施展易骨之术,恐怕不大方便,我会来帮你。】

清和真人:……师祖那边,烦你替我回过。


先不管南熏过去有过什么伤痛(也许跟她受伤的左眼有关),但南熏是搬出了自己血的例子才终于说服了他的。

有这段剧情,清和他后面告诉夷则易骨一事才合理。否则这个固执的牛鼻子老道(喂!)又怎么会突然舍得让徒弟面临生死抉择。

把易骨的事告诉夷则,是否易骨交给他自己选,他一向尊重徒弟,只告诉他最必要的信息。


“你去夷则那里,敲三下门,停一停,再敲两下,然后回来。”心思细腻可见一斑。大概是回太华途中跟夷则商量好的暗号。


“为师所求,不过是一国皇权不落入半妖之手。无论易骨成或不成,此威胁均不复存在。”清和你说这话到底有几分真心。看来南熏当年血的教训确实够严重,严重到清和也不得不正视夷则的心意,而把自己希望他活着的“私心”,放下了。


【对清和的好感度+20】


第四次出场,无涯涧南熏住处。

“前因后果均已告知诸长老,日后若因此生出是由,皆由我一人承担。”这不愿拖累旁人的性子,夷则学得很好。

"温留虽为恶不少,但当年之所以触犯天条,却是一心为我,我不忍心。"这才是温留问题的答案。不忍。不忍年幼的乘黄死去,所以以血喂之。不忍温留因偷甘木被惩罚,所以固执不吃。如果吃了是什么下场呢?温留和夷则被删的对话中是这么说的“妄动仙家灵药,当受雷殛”。夷则都知道,清和自然也清楚。

“更何况生死有命,又何必妄增忧虑。”对生死也没有执念,清和真适合一句话:上善若水任方圆。

“有幸得此倏忽之身,遍观红尘春花秋月,余愿足矣。何必再作奢望?”珍惜当下,不执着成仙,作为一个修道之人,很难得。游戏里“清和真人”词条对这个有补充:因为目睹过太多起落盛衰,清和对无常世事已经看淡,不求功名利禄,也不求得道飞升,只希望有生之年能遍观红尘春花秋月。因为有这一点,所以我不喜欢清和相关的任何cp。感情最是执着,而清和随遇而安不会强求。

【对清和的好感度+10】


第五次出场,清和房中,夷则单刷秘境归来。

“观其言不如审其行”世上多得是满口仁义道德的败类,好在话说的天花乱坠无所谓,落在实处就能看明白了。

“对了,有空不妨去一趟空翠庭,有些自称你朋友的人住在那儿。”这句话叫人等得好苦。主角一行人被晾在一边半天终于能见着夷则了。

“你当真获益匪浅”果然清和看出了夷则十分在意无异他们,还知道无异他们也同样放不下夷则。

【对清和的好感度+10】


第六次出场,易骨。

“……夷则……能得弟子如你,为师三生有幸。”见夷则磕头清和就已转身,闭眼背过身去,看不清表情,是感动还是难过,是否流泪,只能猜测了。

“我在这白白看着揪心,先去了。”不忍见。可不见难道就真的不担心了?

【对清和的好感度+10】


第七次出场,见圣元帝。

“天地浩渺,人处其间直若尘埃芥子。倘若但求容身,又有何处不可?”到底是修道之人,绕弯都绕得不一般。

“逸尘近况,山人自当启奏陛下。说来也无甚大事,不过是远行一趟,回来后易了次骨。”说得轻巧。清和你都快心疼死了吧,怎么这会跟圣元帝说话就不揪心了?

“山人只担心,那些人小看了我太华秘法,以致陛下有所误解,疑惑逸尘身上会否留下一两根妖骨。”这句话配上游戏中清和那个表情,就算是面对帝王也不输的气势。

“归根结底,符咒剑法均不过雕虫之技,何况任凭符咒如何强横,也终将凋朽衰亡。真正可倚靠者,唯有磐石般的人心。”清和说的这些话我都太喜欢了,完全是在花痴不是评论……

“莫说达官显贵、王侯将相,便是诸天神魔,若要动我太华弟子,也须得先问过众长老。”这威慑力!他面对的是帝王啊,前面还客客气气说什么“太华观……既属王土,自当恭聆圣训”,现在就不管了!换成通俗的话来说——臭皇帝,你还敢派血玲珑杀夷则,我们全太华观跟你没完!

【对清和的好感度+20】


第八次出场,送别。

有一段被删的对话。

【夏夷则:为了替弟子易骨,师尊已是大损真元,如今又为诸事劳心……师尊气色不若往日,可是旧伤重又复发?】

【清和真人:也差不了许多,唉……老了……】

【清和真人:待你离山后,为师便要闭关静修。往后的路,为师也帮不了许多,你只得自己走了。】

【夏夷则:请师尊多多珍重,待弟子了却流月城之事,定回太华山侍奉膝前。】

【清和真人:鸿鹄之志,岂能囿于区区太华?】

【清和真人:你此去必将千难万险,师尊只望你历经磨难之后,心头这一点炽热仍在,切莫随波浮沉,消磨了本心。】

【夏夷则:是,弟子明白。】

【乐无异:……等等,我们真的这就要走了?这么快?】

【清和真人:乐公子若是想多留几日,自也无妨。】

【清和真人:不过我听闻定国公富可敌国,而我太华观一向穷酸悭吝,再住下去,我可要问定国公讨房钱饭钱了。】

【乐无异:呃,这倒无所谓……但长老要是真去了,可得认准我爹,千万别招惹我娘啊……】

【闻人羽:……噗!】


“也差不了许多,唉……老了……”之前还跟夷则说“算不得什么大事”,可现在呢,旧伤复发,元气大损,还要费心应付夷则的爹……我看啊,若不是担心夷则此去艰险想多看他两眼,清和早就该闭关静修了。成不成仙都是次要,清和你先保住自己的身体。

“鸿鹄之志,岂能囿于区区太华?”去斩妖除魔行侠仗义也好,去处心积虑争夺皇位也好,清和不愿成为徒弟的束缚。

“师尊只望你历经磨难之后,心头这一点炽热仍在,切莫随波浮沉,消磨了本心。”清和我拜你当师父好不好!!!!!【快够!

“太华观一向穷酸悭吝,再住下去,我可要问定国公讨房钱饭钱了。”能和后辈玩笑,这也是清和在门派内享有盛誉的原因吧,尤其和隔壁门派紫胤真人一比……啧啧,清和你太随和了。

“夷则,你们不会水中吐息,到时怕是大有不便。为师这便传你们一个法诀,须得用心记好。”咳,想起当年仙四入水中居巢国前,小紫英传授水下吐息方法……


还有一段删除的对话,这里只取一小段。

【清和真人:哈,既有乐公子此言,那小徒但凡有所伤损,便折成银两,请定国公偿付。乐公子,你意下如何?】

【乐无异:好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闻人羽:……你师父是说真的?】

【夏夷则:……】

【闻人羽:什么?!……果然真人不可貌相……】

注意,因为有这一段剧情,闻人才会在后来夷则面对玉怜姑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表示,不愧是清和真人的弟子。

其实我觉得……八成是玩笑吧!玩笑吧!夷则闻人你们怎么当真了!


【对清和的好感度+max】


其它-清和真人词条

“……诗酒音律无一不精。也许正因如此,他并不倡导一味苦修苦行,认为一切随缘,路见美景不妨观赏,得遇知己不妨相交,人生诸事皆是修行,不经美好事物锤炼,难证虔诚求道之心。”诗酒音律无一不精……清和你还收徒弟吗还收吗还收吗!!


其他-清和书信

“修道之人,尤知天地似熔炉,万物如刍狗,故而多不争之意。然若众皆不争,则公义何存?公义不存,天道倾覆,即便仙道中忍,又焉得独善其身?”我总觉得,清和这信不仅是鼓励夷则去抗击流月城,也是鼓励他争皇位……可结尾又说夷则不顾师门阻止投入皇位争夺什么的……

“待汝自北疆折返,为师当于别院温茶相待。”戳心窝啊戳心窝。上战场之前看到这样的话我这个不是他徒弟的人心都要化了。


评论(2)
热度(8)
© 不呲漏|Powered by LOFTER